圍觀
  一份“平陽副縣長周慧辭職感言”在網上被頻繁轉發,38歲官居副縣長,這位年輕幹部的辭官之舉引發熱議。周慧在同事眼裡極具才華,仕途一片看好,卻在辭職感言中聲稱要追求自己的生活。(7月16日《錢江晚報》)
  無須過度解讀
  沒必要對一個副縣長的辭職給予太多的解讀,這不過是一個裸官的選擇而已。周慧的家人很多都在國外做生意,自己也打算和妻子同去意大利,之所以辭職,不過是“準裸官”的一個主動選擇罷了。更沒有必要對於辭職信中,所謂的“自由的氣息微風拂面,想要自我掌控的生活”,這樣的字句屬過度闡釋。固然,這有對官僚化體制的不滿,但也必須認識到,只有當官員處於各種限制之中,也才能夠更好地為官。
  總之,沒必要對副縣長主動辭職過度解讀,而是要期待官員辭職成為一種常態。事實上,也只有打破對公務員,尤其是對官員“特殊化”的偏好,把做官當成一種普通的職業,才是一個正常的表現。(王磊)
  須暢通官員進退機制
  近些年來,官員辭職時有所聞,但每次官員辭職都成為新聞,說明整體而言,官員辭職引退僅為個案,所占比例非常低。這種能進不能退的局面是與正常的公務員退出機制相悖的。要完善國家政治制度,離不開健全的公務員、官員退出機制。
  縱觀歷史與現實,不難看出,要建立通暢的公務員、官員退出機制,關鍵在於剝離附著在權力上的灰色利益,把權力關進籠子里,置於陽光下。唯有如此,官員或進或退都不會有太多利益牽掛,主動辭職時,才不會面臨複雜的攔阻和壓力,也不會遭遇“夏蟲不可語冰”式的尷尬。
  (柯銳)  (原標題:副縣長辭職是與非)
創作者介紹

nujhryqvmnu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